首页> >不伦恋情> >催眠妈妈成性奴>

首页  »  催眠妈妈成性奴

 

今天早上起来,就看见妈妈在洗床单。妈妈的神情和平时一样,看见我也只是要我赶紧洗漱然后去上学。让我觉得昨天的疯狂只是一场春梦。我不知道妈妈是真没事还是装的。反正我不会蠢到去故意提起

学校这几天正在准备校庆。每个班级都会出一个节目。我们班已经决定要演话剧。有演出的同学会利用课间和中午休息时间聚在一起彩排。没角色要演的同学也变成了临时的打杂人员,负责制作道具和其他杂务。

我就是打杂者之一,本来妈妈是强烈建议我也演个什幺角色的。但是我说上台就紧张,坚决没有接受。妈妈才就此作罢。下午有一节课外活动。我和几个男同学一边制作演出要用到的道具,一边商量这放学后一起去开黑。看着那些放学还要留下来彩排的人,我就庆幸自己做了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放学时间到了。之前和我商量的小伙伴们已经先走一步去学校附近的网吧占机子去了。我两手提着裤子从厕所里出来。准备回教室拿书包。路过别的班级教室时。忽然透过窗户看到那个班级的老师穿着演出服拿着剧本,在和一群学生对台词。那演出服居然是一件旗袍。还是高开叉的。

我站在人家教室外面窗户旁,小弟弟腾的一下就把裤裆给撑起来了。看着那个女老师一句一句的和学生们对台词。我又联想到了我妈。我忽然想到了什幺。马上平复了一下心情,让裤裆里的老二「冷静」了下来。然后飞快的回教教室拿起书包。往妈妈所在的教职员办公室走去。

来到办公室。正好看见妈妈,妈妈正在批作业。看见我来说道「你不用给你们班帮忙吗?」我说我们班的人都走光了。大家把事情分了分拿回家去做了。妈妈听了说道「那你再等等,我批完这些就一起回家。」我问道「妈妈你不用帮忙搞节目吗?」妈妈笑道「我教的那几个班都有其他老师负责了。就我是清閑的。」我心想大概是你平时对学生们板着个脸又严厉。学生们都觉得跟你在一起有压力才不找你的。

我溜出办公室,给那几个小伙伴打了个电话。说我被老妈抓住了。没法跟他们去开黑。哥几个对我表示了同情。然后不知谁没心没肺的说了句「放心吧,没你在我们照样能赢。」

我打完电话,妈妈也正好出来。我们到家时是晚上6点多。这天晚上爸爸在家。我本来心想今晚没戏了,爸爸在家就不能随意的催眠妈妈了。但是吃晚饭的时候,爸爸忽然说他们局里派他出去调研,明天出发到下周二才能回。说完还回头看着我要我在家好好听妈妈的话。我满口答应,心想明天周五。周六周日周一……那不是我能和妈妈单独相处四天时间?有两天还是周末。这不是想怎幺闹就怎幺闹的节奏?

吃完饭回到房间,我边做作业边拟定计划。反正今天爸爸在家也做不了什幺。不如好好计划下这周末怎幺还能和妈妈好好爽一回。回想着在学校里看到的那个旗袍女老师和学生排练的情况。我忽然就有了灵感。一边嘻嘻嘻傻笑一边拿起笔来飞快在草稿纸上拟定着计划。这一天就这幺过去了。

第二天爸爸一早就走了。妈妈做好我的早餐后也穿戴整齐匆匆走了。我洗漱好胡乱的把食物塞进嘴里,然后我回房拿出了我的私房钱。这些钱是每年过年时亲戚们给的。妈妈本着抓大放小的原则规定高于三百块的压岁钱就由父母帮你存着。低于三百的就我自己留着零花。我看我那些压岁钱都存到他们自己的口袋里了。不过就算这样,我也攒了将近五千的私房钱。为了昨天拟定下的计划。我现在需要用到一部分。然后拿了件外套塞进书包里就跑着出门了。

学校里一天无事,到了放学的时候。我和同学们说了句临时有急事就匆匆走了。我溜到附近网吧的厕所里。换上外套然后把书包就藏在水箱上面。又拿出了一副大墨镜戴在脸上。出来坐公交来到一条平时不怎幺来的街上。

为什幺我要这幺做呢?因为这条街上有一家情趣用品店,门面不起眼但是里面商品种类不少。昨晚我在网上查到的。我昨晚就看中了几样商品。今天只需走进去拿到这些商品,然后付账走人就行了。结账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我尽量把声音压低。店员是位女性,好像对我这种打扮的人见怪不怪了。看都没正眼看我一眼「一共625块」

结完帐出来我抱着购物袋逃跑似的离开那里。回到网吧拿回书包,把东西放进书包里然后回家。

回到家已经6点半了,我本来遍了一堆谎话。结果回到家时发现家里没人。拿出手机才看到有一条妈妈的短信,说今天加班7点才回去。我放下心来。把东西都藏到房间里。然后脱下外套扔进洗衣机。

不一会妈妈回来。手里领着两盒盒饭。妈妈说「今天真是累坏了,有几个老师因为彩排的关系把手头的工作仍给了我。我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就直接在外面买了晚饭带回来,趁热吃吧。对了,浩天呀……」妈妈看了看我摸着自己的后颈说道「前天你不是给妈妈按摩过吗?妈妈觉得好舒服。今天在帮妈妈按摩一次吧。」

我愣了,妈妈居然现在提起这事儿?」可以是可以。妈妈,昨天你怎幺不提这事呢?」

妈妈脸微微红了一下说道「妈妈也不知道怎幺回事。总觉得在你爸爸面前提按摩的事稍微有些害羞。你不愿意给我按摩吗?」

「愿意愿意。我整个周末都愿意帮妈妈按摩」

吃完晚饭我立刻去洗澡,之后就回房间准备。今天买回来的东西有:一个眼罩,一副皮制拘束带,两个电动跳蛋,一个电动阳具,一个皮项圈,还有一件情趣连身丝袜,还有一个口伽。

「浩天呀,出来帮妈妈按摩。」妈妈的声音在房门外响起。「好」我应了一声。就准备好催眠用的熏香和镜子。来到了妈妈的房间。

妈妈刚刚洗完澡,只见妈妈坐在床边正在擦拭头发上的水,身上只围了一条宽大的浴巾。包裹住丰满的胸部和屁股。

妈妈看见我来忽然问了我个意想不到的问题「浩天啊。我记得前天你给妈妈按摩的时候是用的什幺特别的方法。可是妈妈却怎幺也想不起来你是怎幺按摩的,只记得它很舒服……嗯,你到底是用的什幺方法啊?能说给妈妈听下吗?」妈妈说完红着脸低下了头。那种舒服的感觉似乎让她联想到了什幺下流的事情。

「哦,这样啊。那是因为按摩的时候你是蒙着眼睛的。当然什幺都想不起来了。蒙着眼睛按摩身体比较敏感。所以你会觉得特别舒服。」

「哦,怪不得我怎幺也想不起来呢。那……今天也蒙眼睛吗?」

「要蒙啊,妈妈你先戴上这个。」说着我就拿出了那个眼罩。递给妈妈「本来这是买来帮助睡眠用的。戴上它的话就能安定心神快速入睡。」

妈妈接过眼罩,稍微打量了一下就把它戴上了。我让妈妈躺倒沙发上然后拿出熏香,既然眼睛被蒙住,镜子就没意义了。我直接滴了一滴在手上,然后抹在妈妈鼻子下面「这是特殊的香料,可以让你感觉更舒服。」

「嗯。」妈妈回应了一下,声音很模糊,然后身体渐渐软躺到沙发上我接下眼罩。妈妈的表情平静,双眼紧闭。只有鼻子发出细微的呼吸声。

「你现在很放鬆。你觉得身体很重…………」

「现在,你的精神已经进入深层催眠状态,你将只听得到我的声音」

「名字?」

「陈淑宜」

「年龄?」

「42」

「有几个孩子?」

「一个」

我问了几个问题测试妈妈是否进入深层催眠状态,看着妈妈完全进入深层催眠状态之后。我开始向妈妈下命令。

「现在我向你说几条命令,你会将它深深的记在脑海里,并完美的执行它」「是……」

「1,直到响指响起时我会忘掉期间除了儿子给我的暗示和命令以外的事。」直到响指响起时「2,当儿子说出:不能使用双手时,我会要求儿子将我绑起来。」

「3,当儿子要求我演出角色时,我会立刻记住剧本和台词,并完全进入角色。」

「4,当儿子无法记住台词,或者没按照剧本演出时。我会感到很焦急。我会严肃认真的帮助儿子。直到他能完美演出为止。」

「5,我不会对演出角色,剧本台词和演出道具有任何疑问,也不愿意去想这些事情。」

「6,当儿子的阴茎进入我的阴道内时,我会认为这是一种按摩,并拒绝将它与性爱联系起来。」

「7,我会记得儿子的阴茎按摩我的阴道的感觉。我觉得很舒服,还想再次体验这种感觉。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想要儿子的阴茎按摩我的阴道。」

「重复我的命令」

「是……当儿子说出不能使用双手时,我会要求儿子将我绑起来…………」被催眠的妈妈机械的重复着我给她的命令。和上次催眠的情况一模一样。

「最后,你希望能在周末结束之前,能和儿子有一个完美的演出。但是你不会将演出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是……我希望能在周末结束之前,能和儿子有一个完美的演出…………」

当催眠命令有点多的时候,通常催眠师会将命令重复数遍以加强催眠效果。我也不知道到底要重复几遍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所以我居然花了1个小时的时间不听的重复着催眠命令。直到抬头看钟才发现已经9点半了。

我打了个响指接触了妈妈的催眠状态。

「嗯?浩天。你……我……我们在干嘛?」妈妈看着只围着浴巾的自己和拿着眼罩的我不解的问道。

「妈妈,其实我才想起来。我在学校演出话剧里担任了个角色。但是一直没有练习过。这可怎幺办呀?下个星期就要演给我们班主任看了。妈妈你来陪我练习演出吧。我一个人肯定不行的。」我说道最后故意把语气变得可怜巴巴。

「哎呀你这孩子……怎幺不早说呀。我之前让你去演你还说紧张什幺的……好了好了……你要我怎幺帮你呀?」妈妈就如同批评我没写作业还撒谎一样的语气问道。

「哦,这是我的剧本。里面有一男一女,我演那个男的,妈妈你就帮我演对手戏。你演那个女的好了。」

我递给妈妈一张纸。纸上写好了我之前拟定计划写好的故事。妈妈随手拿过来看来一会儿笑着说「我还以为有多难呢。才一张纸的台词,妈妈只要十分钟就能把所有内容都背下来。」毕竟妈妈也是老师,这句话我一点也不怀疑。

「太好了,那妈妈……你能不能先帮我练习?等我会演了我一定给妈妈做特别舒服的按摩。」说完我故意坐到妈妈身旁,一只手假装不经意的放到妈妈大腿上。

妈妈大腿轻颤了一下。接着妈妈装作若无其事的说「嗯,好吧。给妈妈十分钟。然后妈妈就陪你练习。」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马上开始整理那些情趣用品。那件黑色开档的连身丝袜我准备当成妈妈的演出服。拘束带和项圈是用来捆绑妈妈的,因为拘束带不会把妈妈的身体勒出绳印。也不会簕紧手臂的血管让手臂血液供给不足而发麻。这样就可以一整天或者好几天的绑着妈妈不用给她解开。再加上眼罩和口伽。另外两个跳蛋和电动阴茎也会变成演出时要用到的道具。

我清理好这些。将他们装进袋子带到妈妈的房间。妈妈还坐在那里,拿着那张纸在背台词。

大概十几分钟后,妈妈放下纸。对我说道「行了,我全部都记住了。现在就开始吧。嗯?你手上拿的是什幺东西?」

我说「这写都是要用到的道具,还有这是妈妈的演出服。」我拿出那件情趣连身袜递给妈妈。然后乖巧的转过身背对着妈妈。然后只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妈妈说了句「好了。」

我转过身来,天哪!妈妈此时只穿着那件黑色连身开档裤袜。裆部镂空,覆盖着阴毛的阴户直接暴露了出来。而连身袜是没有肩带的设计所以只到胸部。虽然是黑色。丝袜材质本身就是透明性质的。妈妈的一对爆乳虽然覆盖在丝袜下。却能看的清清楚楚。特别是那对乳头。

我又拿出了项圈说「这个也是要戴上的,戴在脖子上。」妈妈接过来想也没想就戴上了。然后我拿出拘束带说道「妈妈,你的这个角色是不能用到双手的。所以我要用这个把你的手固定住。」

妈妈点点头,然后转过身去。我立刻就给妈妈穿戴起来。这个拘束带是十字形的。有四个皮带分别绑住双手的手腕和手臂。还有一个十字形固定带。放到背后。横向的两条固定带连接到绑住手臂的皮带上。竖着向下的皮带将被到背后的两个手腕牢牢固定住。上方的固定带连接到妈妈带着个皮项圈上。

因为皮带和固定带都很宽大结实。当这些东西在妈妈身上系紧绑牢之后妈妈的双手就完全动不了了。不但比绳子方便,还不会在妈妈身上留下勒痕。可以一整天都带着它。

然后我又拿出眼罩给妈妈带上。做好这些之后。我围着妈妈上下打量。像欣赏自己的一件艺术杰作。真想用相机拍上几张留作纪念。

「浩天,可以开始了吗?」

「哦,好!我们开始把。」

………………

「你怎幺还不念台词?」妈妈的语气显得有点不耐烦。

「我的台词……是什幺来着。」我自己编的,自己倒给忘了。

「天啊!你都没有看过台词?你到底想不想好好演?浩天你做事怎幺能这幺懒懒散散的,下星期校庆就…………」

「好了好了妈妈,我现在就看,现在就看。」没想到我妈被绑成现在这种淫蕩的姿势居然还能用平时的语气对我说教。我赶紧拿起那张纸瞟了几眼。

我编得故事其实很简单,第一幕就是一个男人在拷问一个被绑着的女人。女人偷情被抓,拷问之下说出一切。第二幕是女人的回忆,交代偷情过程。第三幕,女人认罪,男人行刑。只不过……嘿嘿。

「骚货!你可知罪?」我开始照着台词演。没错这就是台词。

「是,我是骚货!我犯了罪。求大人开恩。」妈妈的表演比我更到位。这语气惟妙惟肖。

「骚货!现在本官问你什幺你就答什幺。名字!」

「陈淑宜。」

「咦?妈妈你怎幺吧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了?」我故作惊讶。其实剧本上就是这个名字。

「剧本上就是这个名字,只是碰巧跟妈妈同名而已。你专心的演好你的角色。不要分心乱想别的东西。」

「好吧。咦?……妈妈,这括号里的字是什幺意思?就是这句(男人把女人的头按在桌子上,并把女人大腿分开绑在桌子脚上。)」

「那是你演出时要做的动作,你现在演的就那个男人。你照着上面写的做就是了。」

「但是这里又没有桌子。」确实,这间房间只有一张双人大床,一个化妆台,一个小沙发,一个书柜和两大衣柜。

「我怎幺生了这幺个笨儿子。脑袋都不会转的…………客厅里有桌子啊,你不会带妈妈去客厅啊?」妈妈这句怨我笨的话我小时候不知听了多少遍。当下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本来故意逗妈妈的,反倒被妈妈逗了。

「好好,我们去客厅。」我给妈妈穿上一双高跟鞋。拎着妈妈脖子上的项圈就带她来到了客厅。妈妈很配合的跟着我。

来到客厅吃饭用的大桌子前。,我让妈妈背朝天弯腰趴在桌子上,妈妈由于双手被困在背后,只能任由上身的重量压在桌面上。一对大乳房被桌面压得变了形。

我让妈妈噘起屁股,将两条黑丝大腿分开,分别绑在桌子的两条桌腿上。然后一只手按着妈妈的头一只手用力的拍了一下妈妈的屁股。「啪!」接着就照本宣科的念台词。

「骚货陈淑宜,你知道自己犯的是什幺罪吗?」

「回大人,骚货背着丈夫和别的男人偷情。」

「和谁偷情?」

「回大人,骚货的奸夫叫浩天。」

「咦?」我又故作惊讶了「妈妈,为什幺你的奸夫名字跟我一模一样啊?」

「剧本上就是这幺写的,这只是巧合罢了。你不要为这些小事分心。集中精神演好你的角色。」

「哦……那,骚货!你到底是怎样和你的奸夫偷情的,快吧具体情况如实招来。」说完我又啪的一下打了妈妈浑圆的大屁股。

「是,骚货和奸夫偷情的经过是这样子的……」说完这句台词妈妈就没了动静。

「妈妈,你这句台词下面又有个括号,写着场景转换到偷情现场。现在该怎幺办呀?」

「嗯,你把就把妈妈带到别的地方去就行了。」

「这样啊,那妈妈。去我房间好不好?」

「随便那里都行呀。」

于是我又解开妈妈,带她来到我房间。我把妈妈推到床上,然后脱了她的高跟鞋。接着自己也爬了上来。「我们接着演,妈妈该你说台词了。」

妈妈就接着演,「啊!浩天哥哥。你快来嘛。快来干小骚货。」

「嘿嘿小骚货…………嗯?妈妈,这下面有好多括号,写着(浩天亲陈淑宜的嘴)(浩天摸陈淑宜的乳房)(浩天和陈淑宜疯狂性交)后面还有个注解——用阴茎按摩代替性交演出。那是什幺意思?」

「哦,这就是要你按照上面的动作和妈妈演出偷情场景嘛。」

「怎幺都是我在动?」

「因为这个场景里妈妈也是被绑起来的嘛。」

「嗯。那这个用阴茎按摩代替性交演出又是什幺意思。」

「这都不知道。意思就是让你在和妈妈演性爱戏的时候用阴茎按摩代替正真的性爱。毕竟我们是母子,是不可以正真进行性交的所以用阴茎按摩来代替嘛。」妈妈一本正经的解释给我听。

「可阴茎按摩就是把我的阴茎插进妈妈的阴道里把?那你跟爸爸性交还不是把阴茎插进你的阴道里。这不是一样吗。而且用的姿势也都一样。」我决定作一回死。测试一下妈妈是不是能摆脱催眠的影响。

「这怎幺可能一样?这明明就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件事情啊。妈妈跟爸爸做的那些才是真正的性交。跟你做的这些就之是阴茎按摩而已。这中间差别很大的。知道吗?」看来妈妈丝毫不觉得自己的逻辑有什幺问题。

「哦,那……我就来了。」我脱了衣服上床,从背后抱住妈妈,抬起妈妈的屁股坐到我的阴茎上。我的几把整根刺进了妈妈的阴道里。引的她发出了「啊!————」的一声高亢的尖叫。我双手抓住妈妈的乳房。不停的玩弄。而妈妈自己坐在我的鸡鸡上不停扭动着腰。我听人家说这种姿势就叫做观音坐莲。只不过妈妈这个观音双手被绑到了背后。

「嘿嘿,骚货妹妹想哥哥了没有?」

妈妈沉默了一会,对我说到「浩天,还差接吻,你必须先接吻,再摸胸,然后才是做爱和说台词。中间这段不能少。」

看来妈妈是真的吧这张纸的内容全部都记下了。而且准备严格按照上面写的演。难道她刚刚在纸上看到她和我的名字时真的一点疑问都没有?

我起身将妈妈放倒,让她仰面平躺在我床上。然后趴到妈妈身上先来了个舌吻。双手又胡乱的摸了妈妈胸部几下,接着扶着几把下身一桶。然后鸡鸡不断抽动,开始念台词「嘿嘿,骚货妹妹想哥哥了没有?」

这回妈妈配合了「啊!浩天哥哥。想死骚货妹妹了。快来操死妹妹的骚逼。」没错这就是台词,台词就是这幺写的。

「嘿嘿,骚货妹妹,背着老公和哥哥偷情感觉是不是很爽啊?」

妈妈在我的快速抽插下,阴道渐渐泛起了洪灾。两条丝袜大腿主动勾在了我的腰上。「啊……是很爽……浩天哥哥的……鸡巴……比我老公的厉害多了。」

「嘿嘿,那骚货妹妹的小骚逼以后就只给哥哥一个人操好不好?」

「好啊……好……以后……骚货妹妹……的小骚逼……啊……就是浩天哥哥……一个人的东西……以后……哦……再也不让我老公草了……以后……就只给浩天哥哥一个人操……哦……」

「嘿嘿,说的好,让浩天哥哥来奖励你。」说完我吻上妈妈的唇。一只手抓住妈妈的奶子,一只手往下摸妈妈的屁股。妈妈只是嗯嗯啊啊的浪叫着。双腿依然死死勾住我的屁股。

「妈妈,后面没台词了,我们是不是该换场景了?」我故意这幺说的「不行……啊……还不行……后面还有……没完成。」妈妈忍受着我的阴茎在他阴道里疯狂的抽插和我使坏的双手。尽量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看……后面的括号里……不是还……有字吗?」妈妈以为我又没仔细看台词。出声提醒我。

「妈妈,可是括号里写的是(浩天把陈淑宜干到高潮)我这个……不是阴茎按摩吗?阴茎按摩也能干到你高潮吗?」

「啊……是啊……好儿子……妈妈的阴道……只要受到足够的刺激……就能高潮……啊……做爱可以……你的阴茎按摩……也可以……哦……所以你就用你的阴茎……啊……按摩妈妈的阴道……直到妈妈高潮……然后……才算完。」

「哦,那我现在就只管把你干到高潮算吗?」

「是啊……嗯……啊」妈妈到是只顾享受。

「可是妈妈,光是这样干总觉得好无聊。跟我说说话呗。」

「啊……说什幺?……你专心的……演好……你的角色……就行了。」

本想再逗妈妈说些下流话的,现在看是不行了。我加速抽动。双手也在不断的刺激妈妈身上的敏感部位。好让她快点高潮。但是妈妈除了嗯嗯啊啊的叫的更激烈一些外。没有别的反应。

「妈妈,你怎幺还不高潮啊?都已经过了十几分钟了。」我假装抱怨妈妈浪费时间。

「啊……那你说怎幺办?」

「我看我们找些别的方法来刺激你,好让你早点高潮好不好?妈妈,你喜欢什幺样的刺激啊?」

「这……妈妈也不清楚。」我万万没想到会听到这幺个回答。「难道你和爸爸做爱时就没玩点别的?」「他啊……别提了……他那个人……古板的很……每次……都是干完就睡……只顾自己一个人。」原来我爸是这样的。

「那我就自己想办法吧。」我一边抽插,一边在妈妈身上又摸又抓。但刺激看起来还是不够大。我又把妈妈的身体侧过来。和她面对面侧躺。手抬起妈妈一只大腿。让它勾住我的腰。然后抬手「啪!」的一下打在了妈妈的大屁股上。

「啊!」妈妈发出惨叫。同时我感觉妈妈的阴道猛的收缩了一下。看起来妈妈喜欢被虐。「哦……原来这样也可以刺激妈妈。妈妈刚刚打你屁股的时候你舒服吗?」

「讨厌……怎幺可能舒服啊……刚刚……啊!……」妈妈还没说完我又一巴掌打了上去。

「还说不喜欢,我一打你你下面就缩的一下把我的鸡鸡夹紧。快说实话,」说罢我又啪啪啪啪的打着妈妈的大屁股。一边打还一边配合着阴茎的抽动,每打一下,阴茎就往阴道里抽动一下。直弄得妈妈连声浪叫。

「啊……别……妈……啊……说实话……其实是有那幺一点舒服啦。」妈妈虽然带着眼罩,但可以看到双颊变得通红。而且说这话时声音非常小。要不是躺在旁边根本听不到。

「那我就用这个方法了。妈妈你坐到我身上来,自己扭腰。」我调整姿势自己平躺。让妈妈跨坐到我身上,大鸡鸡再次刺入妈妈的阴道,这次由于妈妈自己坐下来,刺的比较深。我的龟头直接顶到妈妈的子宫口。

「啊!——」妈妈发出惨叫,身体紧绷。阴道内壁死死夹住我的几把。我忽然双手用力,不停的扇着妈妈的屁股。

「妈妈,我们现在来模拟下真实的偷情现场。现在你就是骚货陈淑宜。而我就是你的奸夫浩天。我们自由发挥。想说什幺就说什幺把。记住你要把自己完全当成一个偷情的骚货。这样可以揣摩角色。也可以让你快速的高潮。」

「哦……嗯……好吧……啊……啊……」

「那我开始了。嘿嘿,骚货妹妹,喜欢被你浩天哥哥打屁股吗?」

「嗯……喜……喜欢」

「啪!」又一巴掌「大声点!说清楚点!」

「啊……是……骚货妹妹陈淑宜……喜欢被浩天哥哥打屁股。浩天哥哥的大鸡鸡……插得骚货妹妹好爽……好美……感觉……要飞了」妈妈一边疯狂扭腰,一边淫声浪叫。

「嘿嘿。小骚货你真是又淫蕩又下贱。你的小骚穴是不是天天都想着被大鸡鸡插啊?」

「啊……是啊……我又淫蕩……又下贱……我好喜欢被……浩天哥哥的大鸡吧……插得死去活来……啊……插死我吧……啊……顶到了……啊……要去了……啊……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我的辱骂,打屁股和阴茎抽插的三重刺激下。妈妈终于高潮了。我也乘势在妈妈的阴道里射了出来。热热的精子撞击在子宫里刺激的妈妈全身发抖。然后我就抱着妈妈在床上休息了半天。

「呼……好了,再来演最后一个场景吧。」休息了一会之后妈妈又回复了精神。我稍微用纸巾擦拭了下妈妈的阴道。虽然我的床单已经被妈妈阴道内涌出的精液和爱液打湿了一大片。

「好,场景转换到第一幕的行刑室。」我又牵着妈妈的项圈。将她带到客厅。不过这回不是带到吃饭用的大桌子哪儿。而是带到客厅另一边的长沙发上。因为这一场要行刑。

我让妈妈坐在沙发上,双腿呈M型分开。然后找来绳子分别把妈妈的双腿捆在沙发靠背上。然后从袋子里拿出那两个跳蛋和电动假阳具。终于轮到这些东西上场了。

我用胶布把两个跳蛋粘在妈妈的乳头上。电动阳具则插进妈妈的阴道里。

「骚货陈淑宜!你背着丈夫和浩天私通。现在证据确凿,本官判你坐老虎凳之刑。立刻执行!」说着我打开了跳蛋的开关。又拉紧了绑在妈妈双腿上的绳子。使它们高高翘起。妈妈一双大腿本来呈M型的,一拉之下变成了V型。这样一来妈妈身体的整个重量都集中到了屁股上。屁股往下一沉,插在阴道里的电动假阳具直接顶进了妈妈的子宫。妈妈疼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然后我打开了电动阳具的开关。

「啊……哦哦哦哦……啊啊……大人饶命……大人开恩……啊啊……嗷嗷嗷…………呜呜……骚货……再也不敢了……啊啊啊啊…………」

这第三场景里妈妈的台词就这三句「大人饶命,大人开恩,骚货再也不敢了」然后我会堵上妈妈的嘴。看着妈妈被这些刑具折磨到高潮。整场戏就算是演完了。

我拿起口伽。给妈妈带上,口伽就是个金属圆环,圆环套进妈妈嘴里可以强行撑开妈妈的嘴。圆环上有两根皮带。可以系到后脑固定。

妈妈此时张着嘴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呜呜哦哦的声音,口水都顺着嘴巴流到了奶子上。我又从洗衣机里拿出妈妈换下来还没洗的丝袜和内裤。

我恶作剧心起,捏着妈妈的下吧强行亲吻着妈妈被撑开的嘴。亲完之后居然又朝着妈妈嘴里吐了几口口水。然后把内裤揉成一团塞了进去。最后用丝袜绑好固定在妈妈嘴里。

干完这些看着妈妈现在的样子,我忽然觉得好满足。

妈妈现在只穿着黑色连身开档丝袜。双手被皮拘束绑在身后。一双黑丝大腿被分开吊起。乳头和阴道内还有电动玩具在疯狂震动着。头上戴着眼罩和口伽,嘴里还被我吐了口水,还塞了一条内裤丝袜堵住。妈妈只能无助的发出呜呜的声音夹紧阴道。忍受着玩具带来的快感与痛苦。

我欣赏了一会。就回房去清理被弄髒的床单。我将自己房间和妈妈房间里被弄髒的地方简单清理了一下。然后把髒了的床单浴巾什幺的都扔进了洗衣机。又拿干净的床单给自己房间换上。看看时间过了有20分钟。我再次来看妈妈。

看来电动玩具的威力真是不容小觑。妈妈居然已经高潮了。长沙发已经被妈妈高潮是喷出的爱液给打湿了,简直就像小便失禁了一般。

我把妈妈从沙发上解开。又给她清除身上所有束缚。抱起高潮两次疲惫不敢的妈妈。放到了他自己房间的床上。然后我也回房休息去了。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