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都市> >家>

首页  »  家

 

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俗话说的好,每逢佳节倍思亲。一进农曆腊月,闯蕩的游子们就开始张罗着回家的大小事宜了。从礼品的选择,到车票的抢购,事事体现出归心似箭的心
    我,名牌大学毕业三年,真正走上工作两年。毕业后,我留在了这个一线城市。处处求职,却处处碰壁,只因爲没有工作经验。后来在一个不动産公司打杂来勉强维持生活。期间还因爲两地分居,和谈了两年的女票分手。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我终于来到了现在的这家公司,通过两年的努力和自己的真才实学,成了一个部门的骨干分子。
    现在收入提高了,我要买车,还要开到老家,更要开到沟里去,让村长用村广播通知全村人给我推车,我要让他们知道,老孙家的小子在大城市里混出了名堂。嗯,这只是我閑来没事留着哈喇的幻想罢了,我现在并没有多少积蓄。好在公司提供了一间单人住房,除了象征性每月扣1000块钱和水电费需要自己交之外,倒也省了房租。要不然,我这所谓的高工资,在去除租房后,剩到手里的也就寥寥无几了。
    和往年一样,腊月十五以后,我就开始计划回家的行程了。但无奈火车票太抢手,合适时间段的车票一开售就没了。一筹莫展之际,却接到了老爸的电话。老爸看到新闻里说现在流行反春运,春节从大城市到小城市的车票抢手,小城市到大城市的票却很多,他和我妈商量了一下,这个春节,他们想到我这里来过。我考虑了一下,也行,过年也就那麽一回事,只要家人能团聚,在哪过都一样。而且趁着这个假期,自己有空閑,也能领着爸妈好好转转。
    不过老爸说老家的规矩也不能全不要,年后还是要走亲戚,所以在我这里也就住个两三天,等过完年就和我一起回去。我赶紧上网查,剩余车票确实很多,赶紧预定好车票,然后我给爸妈订了腊月二十九,大年三十及初一共三晚的宾馆,就在我宿舍楼旁边,也算便利。

    腊月二十九。

    中午,我去车站接站。人山人海中,一眼就望到了他们。快一年没见了,老爸神采奕奕,穿了一身西服,手里还拿着一个保温杯,要不是肩膀上背着一迷彩大旅行包,这还哪像农村人,就是干部在视察春运。老妈容光焕发,上身一红色紧身小风衣,下身一黑色打底裤,这麽一打扮,年轻了十岁不止,像个小媳妇一样。
    匆匆跑过去接了老爸的旅行包,老爸说这大城市的天就是不一样,格外舒坦,走的时候穿着棉袄,下车却要换上单衣了,要说这西装,是真不舒服,拿着捏着的。老爸脸皮薄,我知道他这是自我解嘲,因爲老爸从来不穿西装的。我笑着跟老爸说,这是南方,气候当然不一样,再说老爸穿上西装,真有领导干部的风采了。老爸红着脸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衣服,说老妈非要买,花了小500块钱,回老家就不穿了,不得劲。
    领着老爸老妈来到了宾馆,安顿好以后,去楼下小饭馆吃了一顿饭,老爸要了半斤白酒,喝完后面红耳赤的。老妈一直埋怨,走到哪里也忘不了酒,还当自己是年轻人,现在喝两杯就不行了。老爸打着哈哈,直说不适应这南方酒。本来想领着他们去商场转一圈的,但老爸死活不去了,说商场就那麽一回事,和赶集没啥区别,还不如去看电视。我看其实是酒劲上来了。老妈拗不过老爸,只好让他回宾馆,我们娘俩出门等公交。
    这过年啊,哪都人多。连着等了两个公交,都是满员,老妈也不耐烦了,在第三辆车过来的时候,老妈拉着我说死活也要挤上去,不等了。老妈在前,我在后,我推着老妈硬挤了上去。上去之后才发现,连个抓的地方都没有。好在我个子高,好不容易抓到扶手,但姿势太难受,斜着身子用右手抓扶手,老妈在我臂下依偎着。我让老妈扶着我的腰,老妈倒也不含糊,给我来了个熊抱。啊,老妈的环抱……那两团肉紧紧贴着我的右胸,原来老妈这麽坚挺……
    下一站,有上有下,但感觉车里更挤了。我抓着扶手还好,老妈被人群挤到了我前面,眼看就要被挤散,我用左手一把搂住了老妈的腰,硬生生给拉了回来。于是现在的姿势就是老妈在我前面,我一手抓着扶手,一手拉着老妈的小肚子。车厢里埋怨声此起彼伏,老妈也甚是狼狈,让我把她扶紧一点。其实现在根本不用扶,直接人贴人了。虽然是隔着老妈的风衣,但无奈老妈屁股紧紧贴着我,这一搂,竟然让我有反应了,很难堪。
    虽然内心一直在告诫自己,这是自己的老妈,不能有啥想法,但这姿势实在让我压制不住,我不由得开始细细感受老妈的身体。毕竟也快50岁了,老妈小腹有了赘肉,但手扶在上面却感觉很柔软。老妈屁股确实很翘,虽然笔直站着,但凸起很明显。闻着老妈的发香,我左手又使了下劲,把老妈往我身上拉了一下,而下体,却更硬了。
    好在老妈穿着厚风衣,应该感觉不出什麽。我就这样搂着老妈,直到到站。到了商场以后,也是人山人海,在老妈的再三推阻下,我还是给二老每人选购了一身衣服,老妈也给我买了一件衬衣,心满意足后已经下午五点了,又开始了等公交。
    这可好,晚高峰,车上的人更多了。这次不用多说,我抓着扶手,老妈手里提着东西,很自觉的站到了我身前,我也不含糊,还是扶着老妈的肚子。嗯?不对劲,我怎麽感觉老妈屁股轮廓格外清晰了?来的时候感觉老妈的屁股就是一大凸起而已,而现在,明显感觉到了左右两半臀肉。我努力侧了侧上身往下一看,原来是老妈的风衣下摆被挤了起来,露着打底裤。我内心一紧,下身一震,手上还一用力,老妈就被我轻松腿贴腿,屁股贴小腹了。
    老妈也明显感觉出了什麽,因爲我发现她微微侧了下头,小腹往前挺了一下。但也就是一下而已,很快在我的手力下又回到了原位,或者说是老妈往前挺那一下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她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姿势。现在就更难堪了,我挺着下体顶着老妈的屁股,内心不想让老妈知道,但老妈明显已经发觉,我想移开,内心又不甘。一来二去,我手上的劲更大了,不知不觉已经弯了腰抱着老妈,老妈也顺着我的身体,上身前倾,屁股更加突出了。天呢,这姿势,就像我电脑里保存的日本爱情动作片一样。天呢,老妈的屁股真结实。天呢,我这是在干什麽?
    公交车报站了,我们要下车了。我依然顶着老妈往后门挪,在车门开的那一刹那,我突然后悔爲什麽不带老妈去远一点的商场。到了门口,我把老妈的风衣往下理顺,到了屁股那里,我顿了一下,那份滑腻……老妈下意识的左右看了一下其他人,然后又转头看了一下我。
    “妈,你上衣被带起来了”。我收回了手。
    “哦,我说呢,怎麽……”老妈没有继续说下去,事实上,我很想知道老妈说的“怎麽”后话是什麽。
    “妈,我来拿。”下车后我抢过了老妈手上的袋子,然后挡在了自己的小腹前。
    “嗨。就这点东西,马上就上楼了,又不是……”老妈没有说下去,因爲她转身看到了我的姿势,她应该知道了我要挡的是什麽。
    晚上照例在小饭馆吃了一顿饭,我酒量不行,但还是和老爸喝了一杯。面对老爸,我不知道是因爲喝酒,还是难堪,脸很烫。老妈倒没有什麽明显反应。因爲坐了一上午的火车,我送他俩回到宾馆,让他俩早点休息。老妈过来关的门,目光有点躲避的意思,嘱咐我也早点睡,别熬夜。直到我走进电梯,才听到她关门的声音。而回到宿舍的我,没有早睡,而是打开了电脑里隐藏的文件夹,想象着下午的那份滑腻,疯狂的寻找站立后入式的影片……

    大年三十。

    昨晚把自己掏空了,一觉睡到了十点。打开手机,全时通提示有很多老爸老妈打的电话,赶忙回拨,他俩一路打听,已经到了附近的小农贸市场,在买除夕夜的食材。我之前已经在冰箱里準备了一些,让他俩买点海鲜回来就行,宿舍只有一个电磁炉,吃顿火锅就行。老妈不愿意,说大过年的不能没有水饺,他们马上就回。
    半小时后,老爸来电话,让我到宿舍楼下去接。好家伙,锅碗瓢盆,连菜板都装备全了。一股脑搬进了宿舍后,我给他俩倒了茶,让休息一会儿。老妈参观了下我的宿舍,说条件不错。要说我这个宿舍,除了装修简单点外,在这种一线大城市的中心地段,还真就算是不错的了。一室一厅一卫,除了没有厨房,面积很小之外,已经有了一个小家的样子。不过我平时都是在单位的集体餐厅吃,有没有厨房倒也无所谓。
    中午凑合了一顿,老爸看电视,我陪着老妈开始在茶几上包水饺。这才注意到老妈今天换了裤子,一件灰色的阔腿裤。我和老爸坐沙发上,老妈坐我对面的马扎上。有了昨天的经曆,我不时用眼睛偷瞄老妈的大腿。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这种裤子,上紧下松,尤其是坐着的时候,那紧绷的样子,简直和没穿裤子一个样。不,比不穿裤子都好看。
    心里有念想,眼神就会被吸引,手上动作就容易出粗。一手拿着老妈擀的水饺皮,另一只手却伸到了茶杯里,差点烫着。老妈好像也觉察到了什麽,抬头看了下老爸,见老爸没注意,又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很複杂,有埋怨,又有羞涩。被老妈发现,我也不大好意思了,赶紧低头。
    我再抬头看的时候,老妈已经并上了双腿。没多久,老妈看了一下老爸,说时候不早了,让老爸去旁边择菜。老爸不耐烦,但还是拿了个马扎,在电视机前坐下择菜。于是现在就变成了我坐沙发,隔着茶几,对面是老妈,老爸在老妈身后背对着我们。
    没有老爸在旁边,我胆子也大了,时不时偷瞄几下老妈,老妈的双腿又打开了。裤子紧紧的包裹着大腿根部,弯腰擀面的时候,那大腿一抖一抖,带着整个半边屁股都在颤。眼神往上移,正好与老妈对上了眼。原来我盯着她看的时候,她一直在低着头往上瞄我。见我抬头,老妈对我微微一笑。难道老妈……是故意支开老爸的?
    市区不能放鞭炮,与老家相比,确实少了很多年味。不到五点,我们已经张罗好了年夜饭。每人一碗水饺,围着火锅,老爸照例打开了酒。老妈虽然嘴上说少喝,但老爸给她倒的时候,她却没有阻拦。我和老爸两杯过后,老妈也已经红脸了。老爸要倒第三杯,老妈还是在一旁埋怨,说我爸一喝多就打呼噜,昨晚上打呼噜吵得她睡不着觉。老爸哈哈笑着,说这麽多年了,还不习惯吗?
    我酒量不行,老爸给自己倒了一杯,就打开了话匣子,从老家说到了这个城市。后来又陈词老调,让我最好还是回老家,还有就是抓紧考虑找个女友。话说到这里,老妈又掺和了进来,于是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这年夜饭就吃成了家庭批斗会了。大过年的,我也不想惹他们生气,所以说啥就是啥吧,反正催婚催习惯了,反正我现在的注意力在我妈身上。
    年夜晚吃的差不多了,春晚还在进行,但老爸已经明显喝多了,葛优瘫一样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和老妈开始收拾。因爲没有厨房,筷子碗需要在卫生间洗。我帮老妈把东西拿到卫生间,老妈用面盆当洗碗盆,在洗手台上洗涮。
    这房子,布局很紧凑,洗手间也不例外,洗手台就在门口,我要把东西拿进去,就必须从我妈身后挤过去,否则就得放门口地面上。第一趟,我拿了两个碗,我妈洗完后,我又挤出来放客厅的柜子里。第二趟,我只拿了一个碗,我用了两倍的时间从我妈身后挤出来。第三趟,当我拿着三双筷子挤到我妈身后的时候,我对我妈说我不进了,你洗完我直接拿回去。于是我顶着老妈等她洗完。
    第四趟,我又拿了一个盘子进去,还是在我妈身后紧贴。我妈说话了:“我说,你一趟一趟的不嫌累吗?”
    “呵呵,不累,这样洗的干净。您慢慢洗。”我嘴上说着,下身却不由自主的往前一顶。老妈却没躲闪,抬头看着镜子里的我,好像要说什麽。
    “唉,妈,今天怎麽换裤子了。”我抢先转移话题。但话一出口,却发现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怎麽说起了这个。
    “这裤子不好看吗?”老妈手里洗着盘子,眼睛却一直通过镜子盯着我。
    “不是,不是那个意思,这个也挺好看。”我有点不好意思,赶紧转移了目光。
    “哦?比昨天那件呢?”老妈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压制了音量。
    “昨天的……昨天的感觉更好一点。”老妈刚才明显是怕老爸听到什麽,我说完又抬头迎上了老妈的目光。发现酒后的老妈更加吸引人,脸颊微红,眼睛也格外明亮了。
    “那我明天再换回那裤子咋样?”老妈手上停止了动作,看着我说。
    “好,我同意,你不穿那风衣才好。”我更加贴紧了老妈。
    “不穿长衣服成什麽样?那和光……”老妈喝的可能真有点晕了,话说到一半,觉得不好。用屁股往后一顶,接着说:“没看到洗完了?快拿回去。”
    我悻悻的挤出来,这次,我又拿了一个盘子,老妈没再嫌我拿的少。
    “唉,刚才也说你了,你得抓紧找个对象了。”
    “停,妈,大过年的,您就换个话题吧。”我往客厅瞄了一眼,然后从后面环抱住了老妈。几乎同时,老妈也通过镜子看了一下客厅。
    “换什麽样的话题,难道一晚上的内容就集中在裤子上吗?”老妈依旧小声。
    “您别说,妈,你穿这两件裤子都挺好的,当然,主要是身材好。”我摸索着我妈的肚子说。
    “能不知道你想的啥?不往正事上想。”我妈最后涮了一下盘子。
    “好的,妈,您这是洗完了。我这次看到了,我拿回去。”我接过盘子,然后在我妈屁股上一摸,贴近我妈耳朵接着说:“您不用撅,我也能看到。”我妈反手一扭,却没扭到,我已经跳出了卫生间。
    第六趟,才发现客厅已经干净了,只剩下最后一个盘了,而且是一个盛放青菜的盘子,很干净。我给了我妈,我妈涮了一下,等着我拿,我却没有接。这次我妈又撅了下屁股,顶了一下我。无奈,我接了过来,但我就是不走。我妈又通过镜子看了下客厅。
    “没事,妈,这里看不到。”
    “啊?你说的什麽?看不到什麽?”被我揭穿,老妈不好意思了。
    “我爸一喝酒就打呼噜?”
    “昨晚吵得我半晚没睡着。”
    “今晚从这睡?”
    老妈半天没有接话,回头看了我一眼,才说道:“今晚是大年三十,明天得早起,你别胡思乱想的,早点睡觉。”然后挤过我走了出去。
    唉,老妈啊,今夜我又何尝不会失眠。

    大年初一

    早晨我真的起的很早,给老爸老妈敲门,在宾馆坐了坐,就等于拜年了。然后来到我宿舍,又下了点昨晚冷冻起来的水饺。今天老妈果然又穿上了那条打底裤,只不过,我的要求没有实现,还是穿着那件长风衣。明天中午我们就要回老家了,吃过早饭后,我领着他们逛了逛附近的景点。
    晚上把剩下的菜杂七杂八的放在了火锅里,凑合一顿吧。酒自然不可少,我亲自去便利店买的,还是高度的。我给我妈倒了一杯。这酒果然烈,一杯顶一杯半,半杯过后我就有点飘。
    爲啥买高度的?因爲我想让我爸多喝点,虽然老爸喝多和我妈互动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但我就是有想让我爸喝多的想法。我爸一直在说这酒不错,我妈那边也有点管事了,话也开始多了。
    一杯以后,我是真上头了,我妈喝了大半杯,我爸第二杯已经快见底了。我爸让我再倒一杯,我妈不愿意,说回家再喝,在这里喝,有什麽意思。我爸却说就因爲这是在大城市,才应该多喝一点。唉,大城市和多喝有啥关系,看来我爸也管事了。我又倒了半杯,我爸一口气透了剩余的,让我又给他倒了一杯。
    “你说这酒有什麽好喝的?我喝了这大半杯,就头晕了。借着酒说会儿话多好,你非得喝多才算一回。”我妈看挡不住,又开始唠叨我爸。
    “你说你,大过年的,和平时一样吗?我爷俩喝点酒,这不很正常吗?”我爸对着我妈笑眯眯的说。我爸这人,老实憨厚,一般不跟我妈吵架的。
    “问题是平时你也没少喝啊,没有一点数。”
    “平时我也捞不着和儿子喝点啊,一年不就这一两回吗?”
    “行了,妈,你把剩下的那点喝了,我和我爸喝完这些,没事, 不多。”我见缝插针的说到。
    “唉,对,看到儿子说了吗?爷俩这次一个战壕了。”我爸得意的说。
    “对,爸,我多希望和你一个战壕啊。”我看着老妈,不怀好意的笑着。
    “嗯,可算是一个战……”,我妈突然想到了什麽。“说的都是些什麽啊。还扯出战壕来了。”我妈脸色红润。
    “来,儿子,这一个大一点。”我爸端起了酒杯。
    “好的爸,共同战斗,来,妈,你也端起来。”
    “喝多了又打呼噜。”我妈还是端起了杯子。“本来挪个地方就不容易入睡,这两晚哪睡好了?”我妈微滇。
    “嗨,没事,最后一晚了,您要真睡不着,您在我这里将就一晚上,这是地板,地不凉,又不是没有被子毯子,我打个地铺照样睡的舒坦。”我赶紧补上一句。
    “唉,对。你今晚就在这将就一晚上。我可影响不着你了,再说睡不好,那就不是我的原因了,是你的原因。来来,快喝了吧”我爸这助攻太妙了。或许,我爸觉得我的助攻也太妙了。
    “那我可真在这睡一晚了啊?”
    “行了,这里不比宾馆宽敞,你在这睡,我自己睡宾馆,那床太小,我自己也格外舒服。”
    我妈没再说话,看了我一眼,使劲喝了一大口,还被呛了一下。
    我爸终于喝尽兴了,我把我爸送回了隔壁宾馆。实际上我也喝多了,走路都有点摇晃了。回来的时候,听到我妈在卫生间洗澡。我坐在沙发上,是心猿意马啊。美母当前,经过这两天的互动,我是真的有其他想法了。但是,这毕竟是自己的妈啊,即便我再有想法,依她的个性,也肯定不愿意啊,大过年的,一不留神,可不能把关系弄崩了。
    胡乱的按着遥控器,我妈出来了。我的妈啊,我妈身材是真好啊。一身红色保暖内衣,那屁股,绷得紧紧的,让人一看就想扇一巴掌。那大腿,那小腹,圆润丰满。尤物,尤物啊。我该怎麽形容呢?没法形容,有图就绝不啰嗦,文后自己看。馋死我了。
    我妈站在卫生间外面,侧着头,用毛巾擦着头发,看着目瞪口呆的我说道:“把你爸安顿好了吗?现在老家天冷,家里洗澡不方便,正好在你这洗了一下。”
    “安顿好了,您洗,您洗。”我上下扫视着老妈,说话都结巴了。以前怎麽没发现老妈的身材这麽好。
    “你喝晕了?还是糊涂了?”我已经洗完了。我妈笑着对我说。
    “哦,对、对。洗完了。”我的目光就没有再离开我妈的身体。
    “这样吧,你还是睡你的床吧,别再折腾了,我去拿你橱子里的被子,我在客厅打地铺。”说完我妈就进了我的卧室。这时我才反应过来,赶紧追了进去。
    “别,妈,你睡床,我打地铺。”一边说着,我就进了卧室。我妈已经在找被子了。
    “你年轻,可不能凉着腰了,你睡床。”我妈回头跟我说。
    “不,正因爲我年轻,才没事,我来打地铺。”我抢过了我妈的被子。
    “你就听我的,没错,你妈没有那麽娇贵,再说你的枕头什麽的就别再搬来搬去了。”我妈又拉过了被子。
    “别争了,床不小,一块睡吧。”我看着我妈说。
    “那和在宾馆睡有什麽区别?”
    “我爸打呼噜影响你睡觉啊。”
    “你和我一张床,你倒不打呼噜,但你……谁知道你打不打呼噜”我妈脸更红了。
    “我能让你睡得更好。”
    “行了,就这样吧,我还是出去打地铺吧。”
    “妈,别,妈。”我不再去拉被子,而是去搂她。
    “又搂,你别当我喝多了就不知道你在公交车上的事了。”
    “妈,你说这个才证明你喝多了。”
    “哎呀,你别。踩到被子了。”
    “你把被子放床上吧。”我一把将被子抢过来,扔到了床上。然后又搂住了老妈。
    “听话,啊,听话,我不打地铺了,你听话。”
    “嗯,我抱着你上床。”
    “哎呀,你……这样不行。快把手挪开。”
    “真大,真紧,妈。”我妈反手拉开了我放在她屁股上的手,但我马上又摸了上去。
    “你这样不行,别摸了,一会儿该难受了。听话。”
    “妈,我摸摸,你可馋死我了。”
    “灯咋灭了,这样不行啊。”
    “挤到墙上开关了,没事,妈,不开了。”
    “你别往里伸手,在外面摸摸就行。”黑暗中,我妈低声拒绝着我。而我,已经将手伸进了老妈的保暖裤里了。
    “别,别脱,你别脱。”我妈给我往上提裤子,因爲我正在脱自己裤子。
    “没事,我就这样搂你一会儿,你看,真的有点受不了。”我拿着我妈的手,放在了我坚硬的鸡巴上。
     “你真是,你别这样,这样不行。”我妈马上移开了手。
    “就这样,妈,我释放出来就好了。”我把鸡巴插到了她的两腿间,两手都伸进了我妈的裤子里,搂着屁股开始模拟抽插。
    “你喝多了,这样不行,快拿出来。别。”
    “一会儿就能出来,哎呀,疼”
    “你别,别脱我的,哎呀。”
    “没事,妈,这样进不去。”我俩面对面站立着,我妈的保暖裤已经被我拉到了屁股以下,坚硬的鸡巴已经插入到了我妈的两腿间,没有丝毫隔阂,就这样被我妈肉贴肉的夹着。两人的阴毛夹杂着,鸡巴很明显感受到了我妈桃源洞的那股热流。
    “不是进不进的事,你这样……你这样,对吗?”
    “妈,求求你了,我两年没有试过这滋味了,求求你了,我一会儿就能出来,你别夹这麽结实,我疼。”
    黑暗中,我妈没有再说话,或许被我的情绪感染了吧,腿真的夹的没有那麽紧了。我都25了,在老家,有很多同龄的都已经有孩子了,或许我妈能理解我。也或者,因爲酒劲上来了,我妈也有了感觉。因爲我能明显感觉出她呼气的节奏越来越快,我的鸡巴越来越潮湿。
    我就这样站立着搂着我妈,做着人类最原始的又是最激情的动作。虽然看不到我妈的表情,但我想,她现在的脸一定更红了,眼睛一定是微闭的。
    “妈,射的时候……我想弄进一点去。”
    “这绝对不行。”我背后挨了一巴掌。
    “不是插进去。”
    “那还说弄进去?”
    “我是说我想弄进一点精液。”
    “不进去,怎麽弄进去?”
    “等会儿,你再稍微分分腿,我顶住门口射。这样很疼。”
    “那,快了吗?”
    “嗯,快了。对,再分分,我试试。”
    我妈现在就像半蹲马步一样,两腿稍微弯曲,在努力分开腿。但无奈这保暖内衣太紧了,严重限制了两腿张开的角度。我试了试,还是不行,就一下拉下了我妈的裤。我妈嘴上喊着不行,却配合的抬起了脚,方便我把一根裤腿给脱了下来。再次搂住我妈,这肉贴肉的感觉太舒服了。我半蹲着,调整了下角度,感受到了那片滑腻,就是这了。一不做,二不休,我使劲往上一挺,紧接着另一只手把老妈屁股一搂。我擦,我的龟头与老妈的桃源洞完美错过。老妈被我这麽一刺激,也打了个寒颤。而我的龟头,已经是整个润湿了。
    “你不说你不进吗?”我妈一把就推开了我。
    “妈,这是我的家。我想回家。”我再次去搂我妈。
    “还是刚才那样吧,听话,乖。快点出来”老妈语气中已是满满的温柔,主动把我搂紧,然后用双腿将我鸡巴夹住。
    “比刚才舒服多了,它整个都湿了。”黑暗中,我摸索着我妈的屁股和胸,我妈没再阻拦。
    “别说了,快点出来,轻一点。”
    “你再稍微分开一点,我要擦擦那里。”
    “这样行不行?你动作慢一点,就能擦着。”
    我妈说的没错,我放慢了动作,龟头慢慢挤开了我妈的两片大阴唇,然后擦着洞口,横穿了过去。现在这样子,就像我妈骑在了我的肉棒上。每一次摩擦,我妈都颤抖一下,等我穿过去之后,我妈就赶紧夹紧双腿。然后放松,等我下一次的横穿。
    几次之后,我妈累了,站立的姿势发生了改变。于是我提议去床上继续,我妈没有反对,被我横抱起来,放在了床上。依然是并着双腿,我在我妈身上抽插着。
    “妈,我快射了。分开点。”
    黑暗中,我妈微微分了一下腿,我伸手往下摸了一下,找了找位置。我妈马上把我手拉住了,不让摸。找準了位置,我开始慢慢顶。这次不再是横穿而过,而是顶开了大阴唇,直接到了我妈的洞口,甚至有几次,我能感觉到龟头已经进去了一点。如果不是我妈依然并着双腿,如果不是我每次往下插的时候,我妈都会紧绷一下,可能真就插进去了。
    “啊……你怎麽……不行。”没过多久,我妈惊呼一声。这一次,我真的进去了,我已经摸索好了洞口位置,我已经插进去了一大半。我妈挣扎了一下,这一挣扎,腿却分的更开了,我借机再次用力,同时紧紧顶住她。伴随着我妈的再一次“啊”,我已经和我妈真正连爲了一体。
    “你……啊……别,抽出来。不是……不是,别再插……啊……”我不知道我妈在说什麽,因爲我已经沈浸在了湿热滑腻中,我已经迷失在了抽插的快感中。
    “妈,我快射了,我终于回家了。”
    “你……嗯嗯……别,快弄出来……嗯,射。”
    “妈,我把持不住了,我要射家里。”
    “啊。天呢,啊……你轻一点……啊……我是你妈啊……啊……”
    “妈,你这里是你的,也是我的。”
    “你要……你要快了的话,你……啊,你就稍微轻一点……啊……是你的什麽?”
    “是我的妈,啊,妈……也是我的老家。我要射。”
    “你太快了,啊……我快颠散了……快点射出来。”
    “射哪,妈……”
    “射进来吧,天呢……没试过,天呢……太快了,天呢,啊……”我妈一边喊着,一边用双腿夹住了我的腰。
    “我真要射了,妈,你夹得好紧。啊……我射你,妈。”
    “啊,天呢……天呢……我的天呢。你……啊……真射进来了。”
    是的,我完全射给了我妈。在这个春节之前,我对我妈没有半点其他想法,而现在,我却在压着她,她在夹着我。
    “过完年抓紧找个对象。就这一次。今天咱俩都喝多了。”我妈轻抚着我的后背,在我耳边说。
    “好的,一有合适的,我就告诉你。”
    “嗯,这是一个错误,今晚以后,当啥也没发生吧。”
    “妈,你真好,真舒服。”
    “妈再好,也是你妈。呜呜……你……呜……”没等老妈说完,我已经吻住了她的嘴。
    “今晚还早……”
    “你怎麽……又……嗯……不是已经射了吗……嗯嗯……”
    “大年初一头一回,嗯……妈,不得好好体验你吗?”
    “嗯,这次慢一点……嗯……对,再慢一点,别那麽快……”
    “你和我爸多久没做了?”
    “嗯……怎麽问这个,一两个月了吧?”
    “你刚才是不是夹我了?”
    “有吗?我不知道……嗯……你问你老家……”
    “啪啪啪”
    “嗯,嗯嗯……”

    正月初二

    我们一家登上了回老家的列车。老爸一直问老妈昨晚有没有睡好。老妈似笑非笑,说反正没听见呼噜声。我们一家都笑了。或许,我真该认真考虑下我爸说的回老家工作的问题了。
    家,不就那麽一个吗?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