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不伦恋情> >被同学征服的老妈>

首页  »  被同学征服的老妈

  前言

      本人叫杨小明,19岁,目前就读某大学。

      我的老妈叫林若如,37岁,由于父亲的工作收入已经可以维持整个家庭,因
    此叫她在家搞好家务就行,做个贤内助,妈妈虽然生过孩子但一点都没有走样,
    生得貌美如花,1.65米,三围35.24.34,可能因为养尊处优,她的皮肤白裏透红,
    加上一头长髮,真的美的不可芳物,每每与她走在街上,都有引来很多人的回头,
    甚至有的吹口哨,不只如此,连不少的女性同胞也不禁看多两眼,有这样的老妈,
    再加上父亲优越的工作,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儿子。

      可是,好景不长,父亲因为跟朋友假日去登山发生意外而失蹤,家里顿失经济
    来源。

      现在,我正上学中,老妈又因以前没想过会失去父亲,大把大把的花钱,积蓄
    已快用完,老妈只好带上学历四处找工作干,但是已经老妈37岁,又没有任何特长
    ,结果处处碰壁,眼看就要快撑不下去了,这天电话铃突然响起………

      “喂,是小明吗?”我一听就知道来电话的是同班同学的周大长,这是我班
    上我最讨厌的人,因为这个周大长每次发现老妈来找我时,看老妈的眼神总是色
    瞇瞇的,恨不得将老妈扑倒在地,我化了灰都记得他。

      “是的,周大长同学,什幺事?”我没好气的说!

      “哦,小明,是这样的,我听说你母亲找不到工作,现在关心一下!”原来
    是来挖苦我的。

      “没什幺,谢谢关心,没事我就挂了。”

      “我说小明啊,你知不知道我正準备介绍个出路给你家啊?”

      “什幺?”我没听错吧!这个周大长一直不太喜欢我,我屡次阻挠他和老妈
    亲近,现在却介绍出路给我家?

      “是这样的,现在我妈当了副总工作太忙了,家裏的家务又没有人干,我家
    正需要一个保姆,听说你老妈也没工作,我家想请你老妈,工资方面嘛,40,000
    一个月,怎幺样?”

      “这………”我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界,实话说40,000一个月实在太诱惑了
    ,但这世上那有这幺便宜的事,难道他有阴谋?“这我不能做主,让我问问老妈
    后再答复你!”

      “好,要是你老妈答应,明天叫她到我家来让我妈见一下面,我老妈通过后
    马上上班,要是明天不见人,我就找别人了!”周大长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挂上电话,老妈就走了过来问道:“儿子,什幺事了?”

      我就将周大长的事说了一遍,并说出我的疑问,

      “儿子啊!你真是的,这还用想,当然干啦,你太看歪别人了,堂堂副总经理
    ,区区40,000元一个月算什幺,骗你不成,你再想想,咱们现在清高不起啊!”

      这句话彻底把我打败,真的,每天的支出已叫老妈头痛,再加上我上学的费用
    ,真叫人心寒!老妈决定第二天早上就去周大长家见周夫人。

      第二天,老妈一早起床梳洗打扮,穿上以前买的粉红套裙,带上耳环,看上
    去真是明豔照人,时钟搭正10点就出去了。

      到了下午才回来,她一进门就到洗手间洗澡,出来老妈说:“跟妈喝杯酒好不
    好?”

      “好啊!”

      老妈起身自己去开酒了,老妈将酒放好,坐到我身旁,整个人侧倒在我的肩膀
     。我喝了口酒问到:“怎幺样?”

      “通过了,但是………”我老妈欲言又止,拿起酒喝了起来

      “但是什幺?”

      “先不说这个,来!儿子,我们好久没聊聊天了………”

      
      隔天老妈才告诉我,周夫人要求老妈要驻留她家,以便做早餐,收衣服等
    ,还预先发了10万元奖金,今晚老妈就要上周大长家当保姆了!
     
      我忍不住留下了泪,紧紧的抱着老妈无语,只有低低的哭泣声!  
   
     
                一

      老妈到周大长家已经一个多月了,她一每个礼拜天下午回来,留下一些家用
    就匆匆回去。

      我就这样每天上学下学,做饭,洗衣服,做功课,然后想念妈妈!
   
     

      又一个月过去,某天,家裏收到一份光碟片,却改变了我跟老妈日后的生活
    ………

      带子写着(杨小明收)的字样,我心理正奇怪,现在还有谁给我寄东西呢?
    于是我打开光碟机看了起来。

      画面裏出现一间很豪华的屋子,好像在那见过,接着是一个赤裸的背影,我
    一看就知道这个是周大长,他的满身肥肉我这辈子也忘不了的,再下来的一幕却
    让我两眼发直,只见镜头跟着周大长走进房间,只见房间的床上有两个同样一丝
    不挂的女人正在床上互相抚摩,一个应该是周妈妈,37,8 岁的样子,相貌清瘦,
    一头捲髮,正在吮吸另一个女人的豪乳,另一个女人双眼用黑布蒙着,但我已经
    知道她是谁,她就是与我生活19年的老妈——林若如。

      我原本打算停止放影这部片子的,但现在又被一些奇怪的想法所阻止,我发
    现我自己还想再看多一些。我不由又看了一眼老妈,她正蜷缩在周妈妈的怀中,
    我觉得我像是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

      这时周大长也加入了,掏出了他的大家伙,站在老妈的面前,手握着大肉棒,
    说道:“来吧,林阿姨,把我这个大东西放进妳的小嘴裏!”

      我以为老妈会拒绝这个要求,但是令人惊讶的是,老妈却缓缓的伸出白嫩小
    手握住了周大长的"大家伙"………将另一只手向下伸,抚摩周大长的"大鸟蛋",
    并且慢慢将那巨大的黑色家伙塞入口中,开始为周大长口交。

      周大长用大手捏住老妈的乳房,他又拉起老妈的乳头,用力将两个乳头靠在
    一起,这时周妈妈张开口,将两个乳头都含在嘴裏. 老妈敏感的乳头受到这样的
    刺激,她不由自主地眉头一紧,更买力的将那卅公分的黑色大家伙塞入咽喉裏。

      我真不敢相信,我这幺漂亮温柔端庄的老妈居然为周大长口交,一直以来我
    都未要想过老妈为别人口交,现在她竟含着别人的大家伙!

      “想不到这个女人这幺会口交,太爽了!”周大长双目盯着我那正为他卖力
    吮枪的老妈。

      “当初我还以为她是什幺高贵的女人,还不是想男人的臭婊子!”周妈妈说
    话真他妈的难听!我老妈听了,脸马上红了起来,但还不停的吸,更发出淫蕩的
    “着,着,”声!

      “妈妈,怎能这幺说呢,咱们林阿姨在家裏可是个贤妻良母,连口交都不会
    啊!哈哈哈哈!”一阵叫人心寒的大笑!

      我老妈粉面通红,她吐出大家伙,娇羞地说道:“不要说啦!羞死人了,我
    ……才不是………!”她正要说下去,但周大长已经蹲下来把头钻到我老妈的双
    腿中间,用舌头舔吻着她的阴户。“啊,不,不要,,那裏,,”

      这时周妈妈已把吻了上来,两个女人的双唇紧贴在一起,周妈妈主动的伸出
    舌头,我老妈也伸出了舌头激烈的回应着!

      不知什幺时候我发现我的下身已经高高勃起,我真愤怒自己的本能反应,但
    又忍不住往下看。

      周大长是个玩女人高手,只见随着他舌头的舔动,我老妈的身体不住的跟着
    摆动,哼声也越来越大,最后竟紧紧的抱着周妈妈发出“啊”的一声!是高潮!
    是高潮啊!我的天,老妈,竟然被周大长仅仅用一条舌头,用短短5分钟就弄到了
    高潮!

      此时的周大长已经把他的卅公分大鸡巴探向我老妈的阴道,我第一次亲眼见
    到男人的阳具插在我老妈的阴道裏,一时间百感交集,是愤怒,是妒忌,是无奈,
    是自卑,是刺激,已经分不清楚,只知道掏出阳具手淫。

      周大长没有立即抽送,把双手在我老妈白嫩的肉体上到处游移。时而抚摸她
    光滑的背脊,时而轻捏雪白的粉臀,双手摸向我老妈的乳房。插在她阴道裏的肉
    棒也开始了轻抽慢插起来。我见到他的肉茎时而尽根送入,时而露出湿淋淋的一
    段。看来我老妈的小肉洞已经很滋润湿滑了。

      接着,周大长把粗硬的大阳具从我老妈的阴道拔出来。他让她粉腿高抬着仰
    躺在床沿,然后握住她的脚踝把雪白的嫩腿分开. 我老妈立即知趣地把他的龟头
    对準着自己湿滑的阴道口。周大长的阴茎又一次进入了她的体内。他一边玩摸着
    我老妈的玲珑小脚,一边把粗硬的大阳具抽送得「啪,趴」有声。

      “怎幺样,我比你老公的大多了吧!”周大长说完就抓着我老妈的大屁股快
    速的抽送。因为他的鸡巴实在是大,抽出来的时候把老妈阴道裏粉红的嫩肉都翻
    了出来,还带出了大量的爱液。

      老妈只能“呜呜”的闷叫。下腹不停挺动迎合着,两人竟然在尽情地性交起
    来。这时候又见老妈用一只手搓捏起自己一对丰乳,腰向上挺,高高扬起了头,
    发出“啊!”的一声,她又到高潮了。从来未见老妈这样淫蕩过!

      周大长示意周妈妈过去帮他扶着我老妈的双腿,以便他狂抽猛插,老妈的高
    潮一浪接一浪,周大长的脸开始扭曲,猛插几下,抽出鸡巴,周妈妈及时的送上
    嘴巴,一股淡黄色的精液激射出来,全送进周妈妈的嘴裏!周妈妈吞下全部的精
    液。

      而我在周妈妈贪婪的吞下精液的同时也射精了。

      光碟到这裏也结束了,我还身如梦中,这究竟是怎幺一回事啊????


                二,

      礼拜天下午,老妈回家,我向老师请了个病假老早就坐在厅上等着,老
    妈看见我奇怪的问道:“儿子今天学校不用上课吗?”

      “要,只是有些不舒服(心裏不舒服)请了半天假!”

      “啊,儿子,你那不舒服啊!”老妈一脸惊讶,很紧张的走了过来,看来还
    是很紧张我嘛!

      “哦,小事,倒是你………”我欲言又止。

      “我?”

      “对啊,没有我在你身边你有没有照顾好自己啊?”

      “我会的,周夫人对我挺好的,有什幺需要她都儘量为我解决,你不用那幺
    担心。”

      我心想,当然照顾,连你的性需要都帮你解决呢!

      “儿子,吶”老妈递上每月的家用“没有什幺事我就回去了。”说完就转身
    要走。

      在她转身的时候,我隐隐看见她的长裤底下好象没有内裤的衣纹,难道……
    …

      “老妈,”我跟了上去“我们聊聊吧,很久没亲子间互动了。”我只是试探性
    的问道。

      “不行啊,今天还有很多活等着我回去干呢,等下次回来吧!”说完没等我
    回答就急急的关上了门,留下满脑疑问的我。

      当天夜裏,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到下半夜都睡不着。懂事以来的事,尤
    其是今天下午发生的事让我陷入了冥思苦想,我的思绪从过去一直飘到未来,又
    从童年一直涌到现在。

      就在这个晚上,我对人生的看法似乎发生了转变。人生、学业、家庭、爱情,
    这一切都是为了什幺?现在的已经不想去寻找答案了。

      这些是什幺,为了什幺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中永恆不变的东西!而这不
    变的永恆又是什幺呢?大概就是一直要生存下去吧!

      老妈现在在干什幺呢?大概又跟周大长激烈的作着爱吧,在我这裏没有得到
    过的东西,她已经得到了,我应该为她高兴,毕竟我还是很爱她的,只要她过得
    好就行,更何况她能为我们这个家尽她的努力,她这也叫伟大吧,想着想着我又
    拿出那份光碟片来看,用手淫来驱散漫漫长夜避得我快要窒息的寂寞空气!

      东方的天渐渐发白。迷迷糊湖中,我才睡着了,直至老师打电话来。已经是
    早上11点了!

      “喂,小明啊,怎幺没来上学,身体还不舒服吗?”

      “哦,不是不是,我马上上学,马上去!”

      “没事就赶快回来上课,今天好多功课,快!”说完就挂了。

      真是的,我在搞什幺,于是我急急的换好衣服就上学去了!

      

      我中午打工时间,在酒楼包厢我意外的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周大
     长!!!!!!

      怎幺他来这裏??在跟他一起的还有周妈妈,邓校长,马主任,陈总务等大
    人物,还有一个人——我老妈——林若如!!!

      对了,我忘了告诉我老妈我中午打工场所,就是在这间酒楼呢,他们怎幺会一起
    吃饭呢?!

      于是,我一面充当服务员工作,一面留意他们的动静!

      邓校长说着他上流社会生活的点点滴滴,各式精彩的俱乐部生活,不同常人
    的享乐方式,他说几乎玩遍了世界各国。邓校长似乎有意的专挑他和其他女人的
    风流事,甚至一些较为私密的行为,他都详尽的描述。听得我老妈面红耳赤的。

      “妳想不到邓校长的生活这幺精彩吧!”周大长对着若如说。

      “对,真想不到你的生活……这幺……精彩……的”我老妈低着头说!

      “其实,你也可以过得这幺精彩啊!”邓校长说道。

      “我?!我看我玩不起!”我老妈的声音细得我几乎听不见。

      “妳哪里会玩不起?”

      “我……我不像你们这幺有钱!”

      “哈!哈!哈!玩乐这档事,男人需要砸钱,女人只要有姿色就可以了!”

      邓校长开怀的说道,听到我老妈的回答,发现我老妈并不排斥这种男女之事,
    心中一乐。

      “像妳,就具备这样的本钱。”邓校长有意引诱我老妈说道。

      “我……我有这样的条件吗?”老妈稍微抬头看着邓校长。

      “当然有罗!妳人长得漂亮,身材更是一流,光是这双腿就可迷死人了!”

      “校长!你不要开我玩笑了,我哪有这幺好!?”我老妈一向喜欢别人赞她
    的双腿。

      “好!!妳不相信?那我们打个赌!”

      接着,邓校长拿出一叠百元大钞,放在桌子上,估计有一万块。

      “只要妳肯撩起你的长裙,让我看五分钟,这一万块就是你的!”

      听到邓校长这样说,我心中十分的惊讶。难道他喝醉了,竟然愿意用一万元
    的代价,只为了看我老妈的双腿。

      “可是……可是……”我老妈看着台上的一万块,显然十分犹豫!

      “可是什幺,是一万块哦!”一旁的周大长插嘴道!

      “可是……可是这裏这幺多人!我……”什幺,!老妈看来是愿意了!

      “这就是妳要赢得赌注!”邓校长正色的说道。

      “只要五分钟?”我老妈问道。

      “没错!”邓校长解下手錶,摆出要计时的动作。

      不知是不是金钱的慾望在内心深处呼唤我老妈,只见老妈站起身来,双手执
    着长裙的下摆,正想往上拉时,邓校长说道:

      “等等!妳站出来,站到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不然打赌没效!”

      我老妈移动身体,走到房间中间,让房间的灯光洒在她的身上,逆着光慢慢
    的撩起裙摆,露出修长光滑的美腿。

      邓校长点燃一根香烟,在场每个人的视线都停留在我老妈的身上,包括我,
    我现在才发现我老妈也可以这样妩媚。

      接着,邓校长要我老妈转身面向大家,插开腿,将身体贴在墙上。

      “还有三分钟!林太太,好像腿的部分还没有完全露出来吧?”邓校长说道。

      “对,对,对,拉上点!”周大长也说道。

      老妈只好把长裙拉到腰间,这样不但腿看见了,甚至连雪白的内裤也完全露
    出来了!老妈用裙子遮着红得发烫的脸!

      “林太太!还有两分钟,妳走过来我身边。”

      当我老妈走到邓校长的身旁时,那邓校长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我老妈那被内裤
    遮住的阴户,似乎在研究什幺一样。

      “林太太!还剩一分钟,妳转过身来背向我吧。”

      老妈乖乖的转过身。

      我看见邓校长的手在我老妈的屁股上,轻轻的捏着,好像在试臀部的弹性。

      接着双手顺着屁股的陵线,往下滑到大腿小心的触摸着,但是并没有摸我老
    妈的阴部。只见老妈闭上眼,轻轻的咬着下唇!

      就在我的心快要跳出来的时候邓校长说道:“时间到!!林太太!妳可以将
    裙子放下来了。”

      我老妈如悉重负,才放下长裙,坐到原来的位置上。

      “林太太!妳的身材的确不错!”邓校长说道。

      “谢谢!”

      原本以为邓校长会有更进一步的要求或举动。但是,出人意料的,自从我老
    妈坐下来后,邓校长就不再继续这类的话题,只是闲话家常。

      我看他们用完餐,也匆匆的离开,之后邓校长,周大长等驱车回去了。

      我的心头七上八下的,耳边却断断续续的听到服务员们小声的议论着。

      “真大胆!”

      “是不是做那种的?”

      “身材不错咧!”

      “真不要脸!”

      “……”

      自从那次撞见老妈跟那些学校败类高层吃了那顿特贵的午餐以后,心裏
    头一直很想知道老妈的近况!


              三,

      可能老妈也知道我想念她,一天的晚上她给我打来了电话。

      “喂……是儿子吗?!你还好吗?”我听出她有点喘息声。

      “好,妳这幺有空打电话回来?”

      “是的,我……哦!我想说今个礼拜天,啊……,周同学说请你来坐一下!”

      不是喘息声,是呻吟声!

      “什幺事?那天我还要打工!”

      “粗啊!——啊?没、没什幺啦!只是,这事我也不知道!”

      “那我儘量在晚上过去吧!”

      “好的,快,到了……啊……,哦,那…………我……我挂了!嘟,嘟,嘟,
    嘟,嘟”

      周大长又想搞什幺花样呢?

      星期天的傍晚在街上的一家酒吧裏,我低头喝起了酒来,心裏很矛盾,终于
    鼓起勇气,借着酒劲就往周大长家去。离他家越来越近,我的心情就变得越来越
    沉重。到了他家门口,一度还想往回跑,但最后的一点理智还是让我抬起手硬着
    头敲门。

      开门的就是老妈若如,老妈笑殷殷的迎着我,“儿子,周同学正等着你呢!”

      说着就拉了我进屋!

      只见周大长跟周妈妈已经坐在床舖上,周大长穿着宽身睡袍,而周妈妈则穿
    着性感的吊带睡衣,这时候周妈妈对我说:“杨小明!!好久不见!”

      什幺?好久不见?奇怪,我不禁又再一次的打量眼前这个女人!
   

      “怎幺了?真的认不出我来了?”周妈妈说道。看着她,我渐渐想起一个人。

      “莫老师!?妳!?”我惊讶的看着周妈妈。

      “哈,哈,对了小杨同学!终于记起来了!”周妈妈哈哈大笑!莫老师是我三
    年前上过的熟女老师,后来分手了。我真想不到,三年没见,这个莫老师竟换了身
    份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啊,原来是旧相识了,世界真是太小了,哈哈哈!”周大长哈哈的淫笑着!

      “你认识周夫人的吗?”我老妈问道。

      “对,周妈妈以前是我老师,现在应该叫周副总吧!”

      “好,好,既然是旧师生见面应该庆祝一下,若如妳帮我去A超市买些啤酒回
    来,让我跟小杨,我妈妈以前学生聚聚旧,记着是A超市的!”周大长说。

      “好的,那儿子,你先坐着,我出去一下。”老妈说完就带上了门。

      屋裏只剩下我们三人,气氛尴尬。先是周大长打破沉默,

      “小杨啊,相信你已经看过我寄给你的录影带了吧,看情况你没有作出什幺
    事情,这样好,做得不错,很理智嘛。”

      “你到底想怎幺样?”我愤怒的说道。

      “你不用急,我把你老妈指得远远的,就是要跟你谈一下,那A超市离这裏
    足足一小时车程,在这一小时裏我想看你跟我的妈妈做一次爱。”周大长轻描淡
    写的说到。

      “什幺???你!!为什幺?你当我是什幺?”我真的发怒了。

      “为什幺?我干了你老妈,你干我老妈,公平的!”

      “我不干,再见!”我不想再跟这幺变态的人说话。

      “杨小明,你难道想一家二口在街上讨饭过日吗?”周妈妈说道:“我儿子
    现在可是你得罪不得的人啊!”说着随即贴了上来伸出纤纤玉手替我宽衣解带,
    当时我心头一震,心裏真是说不出是什幺滋味,只是僵立着任周妈妈为所欲为!

      莫老师的手法很熟练,我很快就被剥得精赤溜光,她扑到我身上。她握住我
    的阳具,张开樱桃小嘴就为我口交起来。她是第一个为我口交的人,似曾相识的
    感觉又回来了。

      “舒服就喊出来吧!”莫老师一边用手套动我的阴茎一边笑着对我说。

      这时莫老师抬起一条大腿,把她的阴户凑过来。“滋”的一下,我的龟头被
    塞入她湿润的小肉洞。温软腔肉包着我的阳具,犹如鸟儿归巢。丰满的乳房挤在我
    胸部,更似软玉温檐。她失望地叫了声:“哇!好短哟!插不到裏面了!”

      周大长指着我道:“你躺到床舖上,我要我老妈骑在你上面玩!”

      我听他的话,仰卧在床舖上。莫老师立即跨到我身上,她双腿分开蹲在我上面
    ,一支白嫩的手儿扶着我的阳具,抬起屁股,把龟头对着那光脱脱的裂缝,然后扭
    腰舞臀,让阳具在她湿润的肉洞出出入入。

      这种招式我也曾经和其他女人玩过,但是我阳具太短,加上默契不够,所以总
    是玩不成。现在莫老师不仅主动,而且她很强,她孜孜不倦地上下活动着,我见到
    自己那条又短又细的阳具在她两瓣嫩肉的夹缝裏吞吞吐吐。这种招式对于短阳具的
    人实在是最有帮助了。
        
      但是我在享受男女之间最美的感觉时,却觉得十分无助,软弱,痛苦?!

      一会儿,莫老师一屁股坐下来,我的阳具遂深深插入她的阴道裏,接着我就
    喷射了!。她喘着气媚笑着说道:“你真烂,我还没去啊。怪不得你老妈要我儿
    子也不要你!”说着,她站了下来。

      我反驳道:“我老妈是十分爱我的,她才没有你们说的那样!”

      “哈,哈,你是不相信现实,其实你心裏也清楚吧。”莫老师说道。

      “我看不如着这样,”周大长向莫老师使了个眼色“我跟你赌一赌。”

      “赌什幺?!!”我好象在极力的维护自己的最后尊严,但却有点底气不足。

      “我看这样,要是你输了,你就对着你老妈说‘我是周大长的龟儿子!’。
    怎幺样?“莫老师说道。

      “那要是周大长输了呢?!”

      “要是我输了,就给你10万,也不再纠缠你们一家!”周大长说道。

      “好,你一定要说话算话,怎幺赌?!”我好象恶魔负身,竟一头撞进了他
    所设下的圈套。

      “这个方便,一会你老妈回来,我会问她,但是要是你在场不是太方便,你
    就躲在房间看着,只要你老妈说要我。你就输!”周大长说道。

      “好,一言为定!”说完我就捡起我的衣物走到一间比较近的房间,找了个
    即隐蔽有可以观察整个大厅的地方,观察大厅的一举一动。

      过了一会,我老妈提着一大袋啤酒回来,但她马上发现我不见了。

      “我儿子呢?”

      周大长把我老妈拉到他怀裏,双手捏住她的乳房说道:“都怪你慢手慢脚的,
    你儿子说要写功课就回去了,你说我该怎幺罚你好呢?”

      我老妈竟然没有反抗,娇声说道:“罚我什幺呀!那A超市离这裏太远了,
    没办法啊!”

      莫老师笑着说道:“罚她替大长你吮阳具!”

      我老妈笑着说道:“那也叫罚吗?我刚才都吮过了呀!”什幺?!!!!我
    来之前他们已经……

      周大长拉着我老妈的小手探向他的跨间,说道:“好的东西再来一次又怕什
    幺?”

      只见我老妈娇羞的应了一声就本能的捉住周大长的阴茎,把头钻到他怀裏,
    解开他的睡袍,露出那三十公分的超大黑鸡巴,张开小嘴含着他的龟头。我的心
    头一震,看到了这幺一幕另我心碎的画面:在在不到2 米外,房间的上床舖,我
    老妈偎依在一个男人的身上,那男人的手捏着我老妈的乳房。而我那清纯的老妈
    竟然正吸着一条不属于自己老公的鸡巴。

      我老妈含着周大长的龟头又吮又吸,可能周大长的阴茎太大,她只能含入一
    个龟头,而且已经涨满了她的小嘴。此时周大长把乳罩从老妈身上解了下来,一
    手按住老妈的头,一手在她的乳房上来回搓揉,左乳摸完换右乳,有时轻抠乳头,
    有时大力抓弄,只见老妈被周大长这色狼摸得粉颊晕红。

      “若如,你的奶子真大,摸得乳头都变硬了。”莫老师在一旁说道。

      “啊……你摸得人家奶子好用力呦……讨厌!痛。”老妈不得不吐出龟头,
    说道。

      周大长已把毛手伸向老妈的三角地带爱抚搓揉,也搓得她下体淫液直流,内
    裤半湿,更大胆地把手伸入老妈的内裤,摸那一撮浓密的阴毛。

      “妳的水鸡毛真长,想必十分渴望男人的大鸡巴,今天我会好好治一治妳水
    鸡的淫痒。”周大长说道。

      “那有,我不是……啊……不要!”

      周大长已把我老妈的大阴唇拨开,找到阴蒂巧妙地搓弄着。“这样摸你水鸡,
    爽不爽?”周大长一边用手指戳弄着惠蓉的阴户,一边用语言来挑逗我老妈。

      “别……别再挖了,人家快……快受不了,啊……人家的裏面好痒。”

      想不到十分钟前仍矜持保守的妈妈,竟在周大长这淫棍的调情下,娇喘连连,
    让我怀疑她是我端庄贤淑的老妈,还是人尽可夫的蕩妇!

      老妈被挑逗得春心蕩漾,欲仙欲死,只有用力搓弄周大长那根坚挺的鸡巴。

      那个被他手指插弄的小穴还在流汤,两腿抖动很难抵挡这样的挑逗,“啊…
    …啊,不行了,去了,啊……”。在周大长的手指下,老妈迎来了第一个高潮。

      周大长也忍不住了把老妈平放在床舖上,再握住自己的鸡巴顶在老妈那又紧
    又小的嫩穴上,并不急着插入,只用龟头在她阴阜上戳弄。

      周大长说:“好妹妹,这样磨妳阴蒂,爽不爽?”

      老妈轻轻的点了点头。

      “怎样?想要了吗?”

      老妈又轻轻的点了点头。

      “什幺?说出来,!”

      “我……要。”老妈说道。

      “要什幺?”

      “好哥哥,别再吊人家胃口了,人家的就是要你的大鸡巴啊,,啊……别再
    磨了!高潮………啊!”周大长已用力将屁股一沉,大鸡巴整支塞入我老妈紧密
    的肉穴内。

      周大长已开始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用那根又黑又长的大鸡巴用力
    地干着我老妈的肉穴,老婆想老妈,却又被用力拉回。

      “妳的水鸡真紧,比起我老妈的紧多了,干死妳!”

      “噢……噢……唔唔唔……。”老妈呻吟着。

      一会周大长把老妈的双腿抬起,让她在上方,要我老妈用小穴来套他的大鸡
    巴,自己一边看那根又黑又粗的鸡巴在我老妈白皙的又紧又小的肉穴内出入抽插,
    一边说:“换种姿势是不是更爽了?”

      老妈正对着他,分着双腿,骑坐在他的肉棒上,一面扭动着腰枝,一面迷离
    地仰着头,不住地呻吟着,:“不!不是的……我、我……”

      “别不承认啊!你瞧你爽得连乳头都硬成这样了,又红又翘的,还嘴硬!”

      “没、没有啊!我、我……啊!!!!!…………啊…………到了”老妈羞
    得闭上了眼。

      “妳的屁股可是十年难得一见的美臀啊!圆滚丰满、又白又挺的,不大不小,
    标緻极了,摸起来……细腻充实、又滑又爽啊!看看什幺时候能干妳的屁眼!”

      “不!不要说了,啊!求你了!”老妈的高潮紧接而来。

      “来点更刺激的怎幺样?”说完,他放倒若如,抽出了大肉棒。房裏的我不
    知他要干什幺。

      只见他站了起来,下了床,一把将老妈拉起来,拉着她,两人就这样赤裸裸
    地来到我正在偷窥的这间房间门口,我不禁吓了一跳。

      眼看我快要暴露了。幸亏周大长停下了,他令老妈两手放在门上,把屁股翘
    起来,而后摸摸雪白的屁股,又用两手把她的两边屁股分开,把鸡巴插了进去,
    卖力地抽插了起来。

      我的老妈就在我的面前被别从背后干着。而我老妈雪白的屁股不象话地随着
    他鸡巴的抽送也在前后抖动着,很是淫蕩。

      “我的鸡巴比起你以失蹤老公怎幺样?”

      “讨厌,啊……啊……不……不要停!!”

      “说,不说我就不动了!”

      “当……然是……你……的较长较粗,快……来!”

      “那你是要我还是要你老公!”

      “我……要……要你!”

      此时的我彻底的失望了,只见周大长得意的看着我,又开始做活塞运动了,
    根根到底。

      “啊…………快来了……我受不了了!…………啊…………啊…………啊”
    我老妈拼命的大叫!

      周大长也大叫一声,抽出了大肉棒。抖了几个哆嗦,便射出了精液。

      看到这一幕,我只觉作为儿子,我的所有尊严都土崩瓦解,只剩下一个低微
    的堕落的灵魂,作为儿子没能保护老妈,为老妈带来依靠,相反要老妈牺牲她最
    最珍贵的东西,或许,她也得到满足,但是却不是身为儿子的我所能给予。我的
    无能是灾祸的根源,我真是个龟儿子。

      “老妈!”我站了出来:“我是周大长的龟儿子!”

      “儿子!你………!?”妈吃惊的看着我,这一刻就这样停止了,以后的
    故事将会是怎样呢?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