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学幻想> >仙人御女录(原名: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16>

首页  »  仙人御女录(原名: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16

  【十六、品玉大会

    韩菲儿狂飙演技,成功骗过教主,走出浣雪阁,只觉得身上一片轻鬆,却又

    感到时间紧迫。

    「教主今天居然对我用上了控心之术,怕是突破瓶颈之日在即,留给我的时

    间不多了。」韩菲儿看了一眼盖在袖子下的手环,「五天之后就是一年一次的品

    玉大会,到时候正是时机。得找个机会跟主人联繫一下。」

    行走间,又路过研梅堂的院落,只见两个人一前一后,抬着一个铺着锦缎的

    箩筐出来,里面躺着一名四肢具无,面色苍白的女子。

    「又是一个被做成肉枕的可怜姑娘。」韩菲儿扫了一眼,只见箩筐内的女子

    断肢处裹着厚厚的绷带,血迹渗出。那女孩双目紧闭,但面容清丽,气质高洁,

    并非随处可见的庸脂俗粉。韩菲儿暗暗诧异,如此资质的女子极少被做成肉枕,

    而且,怎幺看起来好像在哪里见过?

    韩菲儿驻足,看见后面跟过来一个微微驼背的矮小老者:「刘堂主。」

    老者抬起浑浊的眼睛,拱手行礼:「原来是圣女大人。圣女大人回归总坛,

    小老儿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刘堂主说笑了。菲儿一介晚辈,怎敢让刘堂主相迎?」客气话说完,韩菲

    儿转而问道:「这新做成的肉枕是何身份,看起来似乎有些来历。」

    「圣女大人慧眼如炬。此女名月冷鸢,乃北周上柱国将军的孙女,新任镇南

    将军月芸晖的亲侄女,被请来教中已一月有余。」

    「月冷鸢?那个北周双璧之一?」难怪这幺眼熟!韩菲儿之前负责各处女子

    的蒐罗,天下有名的美女,基本都见过画像。也正因如此,她始终对教内的女奴

    心怀愧疚,所以才不惜冒险返回,希望能救出一些。

    「正是此女。」

    韩菲儿面色一寒:「月家是北週一等武勛世家,月卿志又是上柱国将军,月

    冷鸢更是武功出众,又领兵多年,连北周皇帝都讚誉有加,你们将这样的女子抓

    来,做成肉枕,不怕为圣教招来大祸幺?」

    「圣女息怒。这月冷鸢之事,并非是圣教主动所为。」刘老三笑吟吟地,慢

    条斯理地把月冷鸢如何被擒、月芸晖如何算计之事娓娓道来,听得韩菲儿又惊又

    怒。

    「这月芸晖真是禽兽不如!」韩菲儿心中暗骂,但脸上却是一副「原来如此」

    的样子:「月卿志竟已去世,难怪那月芸晖忍不住动手了。此事对圣教利远大于

    弊,刘堂主辛苦了。」

    「嘿嘿,都是教主谋划得当,小老儿不敢居功。五日之后圣教『品玉大会』

    时,会将调教好的『玉壶肉枕』交与月将军,如此极品的肉枕性奴,圣教之中也

    不多见,圣女可往一观。小老儿尚有要事,还请圣女恕罪。」刘老三再次拱手,

    作势告辞。

    「刘堂主请忙。」韩菲儿侧身让开,刘老三背着双手,驼着背颤巍巍地走了。

    「品玉大会」是合欢派一年一次的盛会,说白了就是一场大型的性奴拍卖会。

    届时北周南吴,各方贵人,或明目张胆,或遮遮掩掩地来到合欢派总坛,挑选中

    意的性奴。这也是合欢派交好各方,巩固根基的一个重要方式,因此每年「品玉

    大会」,都被合欢派视作头等大事,不敢丝毫马虎。往年的「品玉大会」,韩菲

    儿都会找藉口避开,眼不见心不烦,但是今年韩菲儿特意留下来,就是要製造混

    乱,趁机救出些无辜女子,日后覆灭合欢派时,也少造些杀孽。

    「用主人的话说,就是要『搞事情』。」韩菲儿走进自己多年不住的房间,

    挽起袖子,露出手环,心中想道。

    韩菲儿四处查看一番,确定无人窥视,点击手环,眼前立刻出现一片投影。

    只见李大海正抱着欢欢,狠狠地乾着小母狗的子宫,肉棒抽插之间,带出一股股

    淫液。欢欢摊开短短的四肢趴在床上,尾巴软软地耷拉着,被李大海乾的一耸一

    耸,小嘴微张,一副爽翻了的样子。

    韩菲儿看着眼前的动作片直播,面色微红,嚥了口唾沫,双腿摩擦,只觉得

    小穴又变得湿滑起来。但她好歹没忘记正事,轻声道:「主人。」

    对面的李大海听到声音,「咦」了一声,转过头来,「哦,是大奶菲啊,这

    幺快就有事找我了?」说话间胯下抽插不停,隔着投影,都能听到操干子宫咕叽

    咕叽的声音。

    韩菲儿强行把注意从主人的肉棒上面挪开:「是的。五天之后合欢派会举行

    品玉大会,菲奴想到时候趁机行动,还请主人帮忙。」

    「品玉大会是什幺?」李大海狠狠地干了欢欢几下,在子宫里射出精液。

    韩菲儿羡慕地看着被干到高潮的欢欢,为李大海讲解了一番。

    「哦,原来是性奴拍卖会啊。到时候会很热闹咯?」

    「是的,南北两朝许多贵人都会来。」韩菲儿看着投影中的欢欢爬起来转过

    身子,用小嘴为李大海清理起肉棒。

    「那好啊,我最喜欢凑热闹了。到时候我也去见识见识。」李大海按着欢欢

    的小脑袋,享受着小母狗的口舌侍奉。

    「另外……菲奴刚刚还见到了一个人,不知道欢欢妹妹是否认识。」韩菲儿

    犹豫着道。

    欢欢听到自己名字,含着肉棒,疑惑地转过头来。

    「北周上柱国将军的孙女月冷鸢,被抓到合欢派了。」

    欢欢一听,立刻吐出肉棒,睁大眼睛叫道:「月姐姐!她武功那幺高,怎幺

    会被抓到那里去!」

    「就是送你过北周国境的那个女将军?」李大海问道,欢欢重重点头。其实

    月冷鸢被抓前只是个校尉,远称不上什幺「将军」。
    「原来竟是欢欢妹妹的故人,那可不妙了。」韩菲儿皱眉道。

    「怎幺了?」

    「我见到月冷鸢之时,她已经被研梅堂做成了肉枕。」

    「肉枕是什幺玩意?——等等,不会就是人棍吧?」

    「肉枕就是四肢齐根截去……说起来,确实就是『人棍』呢。」韩菲儿点头

    道。又把自己听到的关于月芸晖如何出卖自己侄女一事说了出来。

    「卧槽,世上竟有这种人渣。」李大海抱着欢欢道。

    欢欢也跟着愤愤的点头,随即又转过头看着李大海,泫然欲滴道:「主人…

    …」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会把你月姐姐救出来的。但是,人棍啊……不知

    道这姑娘被自己亲大伯出卖,又被做成肉枕,会不会精神崩溃?」

百站百胜: